此次疫情的經濟應對 宜按超過非典時期做準備

管濤 原創 | 2020-02-12 15:0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疫情 經濟應對 

  從1月20日晚中央指示堅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勢頭起,舉國上下逐步鋪開對疫情的防控工作。由于應對啟動較早、應對措施果斷,本次疫情持續的時間可能會短于上次2003年非典(SARS)疫情時期。但由此得出疫情的經濟影響將小于非典時期的結論并按此擬定政策應對,則需要非常慎重。

  疫情經濟影響預計超過非典

  首先,這次疫情的影響面遠超非典時期。

  上次非典還有青海、西藏、新疆、黑龍江等邊遠省區安然無恙,而這次是31個省區直轄市無一幸免。這次疫情的致死率雖低但傳染性強,確診病例、死亡病例數倍于非典時期,疫情防控措施越來越嚴厲。這些措施既有政府統一部署的,也有社區村鎮自行采取的;既有國內主動實施的,也有國際上針對中國所采取的。

  其次,這次疫情給消費和服務業造成的影響不同上次。

  這次疫情應對啟動始于春節前夕,好處是有助于居家隔離,阻斷疫情傳播,代價則是假日消費支出驟減。消費和服務業是現在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因為傳統春節長假因素,故每年第一季度都是批發零售、住宿餐飲、交通運輸和文化娛樂等行業增加值在GDP占比的峰值(但整個第三產業同期占比并非年內最高)。這次疫情暴發后,上述行業基本進入冰凍期。雖然這部分生產和消費在疫情結束后會有所修復,但與春節關聯性較高的生產和消費機會肯定是失去了。如果疫后為了趕工,再取消部分節假日(如2003年非典時期就取消了“五一”假日),則部分傳統黃金周的消費也不可能得到回補。

  再次,這次疫情不僅影響需求也影響供給端。

  上次非典疫情應對沒有采取普遍的延長假期、推遲復工的措施,故主要是影響需求端,疫情好轉后生產較快恢復。而這次疫情造成的停工停產,以及企業復工、員工返工的不確定性,將會加大供給端沖擊。有人將疫情重點地區湖北與上次的廣東、北京相比,認為其在全國經濟總量中占比較低,進而得出影響低于非典時期的判斷。

  然而,一方面,截至2月8日,廣東、浙江和河南三省確診病例都在千例以上,屬于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地區。而廣東、浙江是經濟大省,河南是人口大省,這些地區的防疫工作力度可能加強,疫情造成的經濟影響也將進一步顯現。另一方面,考慮到產業鏈、供應鏈因素,湖北的影響具有“蝴蝶效應”。比如,湖北是全國四大汽車生產基地之一,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封城、停工、停產以及復工延遲進一步打擊了本就處境艱難的中國汽車產業。另據報道,由于疫情造成供應鏈中斷,韓國現代汽車計劃從2月4日起逐步暫停其韓國工廠的生產。

  第四,這次疫情的影響可能不只限于第一季度。

  理想的情形是,疫情有望在2、3月份得到有效抑制,進入4、5月份以后,全國經濟社會活動逐漸重新步入正軌。由于春節假期,經濟活躍度較低,第一季度在全年GDP中的占比最低,故有人認為第一季度停產停工對全年影響不大。但是,中國有句古話“一年之計在于春”,各行各業也大都非?粗“開門紅”。從歷年各季度銀行信貸投放的“三三二二”的分布規律看,上半年是投入期,下半年才逐漸是產出期、回收期。沒有年初的“春種”,何來年底的“秋收”?國內大面積的停工停產,以及未來疫情發展及應對的不確定性,很可能會增加中國企業出口訂單的流失(開具“不可抗力證明”只可能降低國內企業前期出口交貨違約的損失)。此外,鑒于這次疫情的影響面大、應對措施力度大,即便將來疫情好轉乃至結束后,這些措施的取消及其影響消除(包括心理影響)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第五,經濟政策只能降低卻難抵補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

  自疫情應對正式啟動以來,各地各部門紛紛出臺政策,包括財政支持、金融支持、民生保障和疫情防控等幾大方面。這些政策出臺提振了市場信心,促成了重新開市后國內股市匯市的迅速企穩。但這些政策,要么是直接針對與疫情防控有關的行業和企業,與其他大部分行業和企業關系不大;要么是緩解企業現金流壓力,卻不能改變企業因停工停產造成損失的客觀事實,更是對沒有銀行貸款、沒有營業收入的企業尤其是個體工商戶幫助不大。當前,國內經濟持續下行壓力加大,企業經營普遍比較困難,不排除疫情沖擊引發部分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生存危機。

  最后,未來疫情發展依然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2月8日,全國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均明顯回落,初步印證了一些專家關于疫情可能在元宵節前后出現第一個拐點的預判。但是,第一個拐點到來后,疫情會否出現因員工返工、學生返校帶來的新高峰仍不確定。未來疫情防控既有速戰速決的可能,也有陷入膠著的概率。顯然,疫情持續時間越長,防控措施持續時間越長甚至進一步加碼,其對經濟造成的影響也就越大。

  既要抗疫情也要穩經濟

  有必要指出的是:

  第一,前述分析是基于謹慎而非悲觀的立場。舉國體制是中國的制度優勢。在采取有序、有力、有效的應對后,疫情有望在短期內得到堅決遏制。這次疫情沖擊對中國經濟只是暫時的外生沖擊,不改變中國經濟中長期穩中向好的內生趨勢。2月3日,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先后發表聲明,對中國為疫情防控采取的措施以及中國經濟的韌性表示支持和充滿信心。

  第二,前述分析是支持而非批評防疫工作。“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充分體現了中國政府執政為民的理念。但是,沒有無痛的政策選擇。人命關天,疫情應對造成的經濟影響是必須付出的經濟代價。對此,應該有理性的分析,避免發生誤判。

  第三,穩經濟與抗疫情本就并行不悖。疫情影響是短期的,但生產經營是長期的。而且,只有經濟穩定才能夠給防疫工作提供充足的物質保障。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明確提出,疫情嚴重的地區要集中精力抓好疫情防控工作,其他地區要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時統籌抓好改革發展穩定各項工作,特別是要抓好涉及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的重點任務。

  如何處理正常生產與疫情防控的關系是一個世界級難題。為此,建議:

  一是盡管現在預測疫情的拐點、量化疫情的影響還為時尚早,但要把困難估計得更足些、措施準備得更多些,特別是對壞的情形要提前有所準備。要在密切跟蹤疫情發展、動態評估疫情影響的同時,不斷充實財政貨幣政策工具箱,加強財政、貨幣及與其他政策的協調,適時加大經濟逆周期調節力度。

  二是堅持抗疫情與穩經濟工作一起抓,尤其是非疫情嚴重地區,應當在疾病專家的指導下科學防疫,支持和組織推動各類生產企業有序復工復產,加大財政金融支持力度,加大企業復產用工保障力度,用好用足援企穩崗政策。要關注弱勢群體,制定切實可行的針對無營業收入、有剛性支出、無銀行貸款的中小微企業的紓困方案。

  三是通過深化改革,打破體制機制障礙,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蓳駲C推出一些市場共識較多、負面影響較小的改革措施,盡量爭取讓更多的市場主體對改革成果有認同感和獲得感。特別是疫情“危中有機”,有可能會催生新經濟、新業態,國內要加快金融供給側改革,以彌補騰訊、阿里這類創新企業,初創時只能在海外融資、成熟后只能在海外上市的遺憾。而對于可能加大市場主體經濟負擔的改革,近期不要啟動甚至有些已公布時限的宜暫緩出臺。

  四是通過合理設定疫情防控目標和理性分析疫情經濟影響,加強市場預期引導,避免超預期事件引發市場情緒波動。同時,既要靠說,也要靠做,加強對外釋疑解惑工作,爭取國際社會對中國疫情防控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本文原發于《第一財經》

個人簡介
金融40人論壇學術委員會成員,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副司長。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