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疫情對工業生產的影響

徐奇淵 原創 | 2020-02-04 13:1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工業生產 疫情 

   北京時間1月31日凌晨2點30分,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世界衛生組織同時強調,沒有必要采取限制國際旅行和貿易的措施,世衛組織不推薦限制旅行和貿易的措施。世衛組織認為,中國采取了超常規的有力措施,并相信中國的疫情一定能得到遏制。發布會前,國際市場對世衛組織的評估結果多有擔憂,黃金和白銀價格一度沖高。在結果公布之后,金銀價格均明顯回落,顯現市場對疫情的擔憂情緒有所緩和。

  目前新型肺炎確診病例仍在上升之中,防控疫情仍是當前的主要矛盾,在各項工作中毫無疑問應被置于首要地位。但是另一方面,可預見的災后如何恢復生產、如何盡量減少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這些問題也不容忽視。

  當前政策需要未雨綢繆,在保證防控疫情的前提下,對生產恢復提前做出安排和部署,穩定企業和金融機構的預期,從而為日后的工作重點從疫情管控轉向恢復生產做好準備。

  那么我們首先要清楚,疫情對中國經濟產生了何種沖擊?

  一方面,線下服務業首當其沖地受到較大影響,尤其是電影院線、旅游業、住宿餐飲、線下教育等等。而且當前服務業占比已經遠高于17年前的非典時期,因此代表性的分析認為,本次新型肺炎的經濟影響可能明顯超過非典的影響。不過,服務業遭受的主要是需求沖擊,這種需求很大程度上具有推后、延遲效應,甚至可能出現報復性反彈。出于這一點,又有代表性觀點對疫情影響持較為樂觀的態度?傮w而言,疫情對線下服務業的沖擊較為有限,具體將表現為先強后弱,甚至新興的線上服務業還將獲得意外的發展機會。

  另一方面,本次疫情的爆發時點特殊,對工業生產活動也產生了顯著沖擊。為此,筆者對服裝、鋼鐵、機械、石化等行業進行了調研,涉及廣東、湖北、浙江、上海、河北等地。不同行業、不同地區的情況多有不同,但是總體上,工業生產在用工、訂單、庫存、生產、運輸等方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與服務業主要受到需求沖擊有所不同,工業生產活動同時受到了供給、需求兩個方面的沖擊,處境更為窘迫。疫情沖擊下,工業生產活動的供需矛盾表現十分突出。

  工業生產恢復面臨的短期困難

  17年前的非典疫情,于2月上旬春節長假結束后才開始向多個省份擴散。2003年2月下旬疫情的性質得到確認,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發出了全球警告,并建議隔離治療疑似病例。而此次疫情的升級則發生在春節前,這使得員工返工成為一個突出的問題。綜合來看,目前工業生產活動的恢復普遍面臨以短期下困難:

  其一,由于復工時間限制、員工實際返工情況、復產中的防護標準和物質條件等問題,工業生產活動可能被動推遲。

  為有效防控疫情擴散,各省市分別發布了企業復工時間通知。各地復工要求,大體上不得早于2月9日24時之前,其中湖北省要求各類企業復工時間不得早于2月13日24時。因此,主要工業活動至少較原來的春節假期推遲9日。雖然各地都給出了“不早于”的安排,但是某些地區的實際開工情況仍然取決于疫情的防控進展,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由于目前疫情還在擴散、防控過程之中,員工實際返工意愿不強。從29日初五、30日初六的全國鐵路發送旅客來看,客流量分別同比減少74.7%、73.8%。外地工人的返工還將有所推遲,再加上必要的2周隔離時間。因此外地工人的實際返工時間可能要推遲2-3周,一些地區推后的時間可能更長。另外,即使外地員工返回崗位,如何對外地員工進行隔離安排?能否為復產員工提供充足的口罩等防護物資?企業在復產初期要遵循哪些防控標準和事件處置流程?這些都是復工企業要面臨的現實問題。尤其是大型用工型企業,上述問題更為突出。

  其二,當前交通運輸、物流渠道面臨阻滯。

  為了控制疫情,有必要在高速公路進行通道管控和體溫檢測工作,不過也有一些地方封閉、阻斷道路,甚至有挖斷公路的做法。某地縣政府還下令封閉國、省、縣、鄉道路的縣際進出口。另一方面,受運輸公司延長放假影響(何時復工也多未定),物流運力也受到了影響。

  根據Mysteel統計,截至1月30日,南方某省22家建筑鋼材企業合計庫存137.5萬噸,較2019年春節后第一周庫存量增加37.9萬噸。其主要原因是物流受阻、造成貨物無法正常運輸,庫存快速累積,部分在途原材料目前也積壓在港口待卸。根據企業反饋,部分鋼廠在未來一周將會面臨產成品無處可放、同時原材料供應跟不上的情況。另外,北方某省的鋼鐵行業,雖然程度上有所區別,但也面臨類似的情況。

  其三,年后制造業訂單交付將出現延遲,生產企業面臨損失。

  春節后的2月,服裝等季節性產品將迎來趕工、出貨高峰。但是由于前述因素,生產恢復過程遲滯、交貨時間目前尚難以確定,較多訂單將面臨延誤。作為后果,生產企業將面臨扣款,或者被迫采取加急、空運等方式來盡快交付訂單,但這同樣會產生更高的交貨成本。尤其是出口行業的訂單交付延誤,可能面臨更大的損失。

  同時,春節前制造業企業恰恰積累了較高的在手訂單,這將使企業面臨更大的交貨壓力。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PMI新訂單、新出口訂單指數雙雙走高。由于PMI的調查時間限制,因此1月PMI數據基本反映了疫情升級前的情況。在2020年1月,PMI新訂單指數達到51.4,創20個月以來的新高。同時,新出口訂單在1月雖回落至48.7,但也明顯高于2019年初同期值、以及2019年的全年水平。同時,從12月、1月累計來看,新出口訂單表現也較為強勁。而恰恰是這些在手訂單,可能對交貨產生較大壓力,甚至帶來一定損失。

  圖1   新訂單指數在去年末、今年初走強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2020年1月31日。

  疫情對工業生產影響可能超出1季度

  疫情對生產活動的沖擊是一次性的、暫時性的。但是這個“暫時”有多長?筆者認為其影響可能會超出1季度,這種可能性需要引起注意。從1季度本身來看,疫情對經濟活動的主要影響,在服務業方面將體現為需求沖擊。對制造業的影響則不僅僅體現為需求沖擊,還將體現為供給沖擊。

  那么,為什么疫情的經濟影響可能會超出1季度?

  其一,出口制造業新訂單暫時流失,可能使疫情影響持續到2季度。

  從2005年1月以來的數據看,每年春節后的3、4月,是年內的出口訂單下單高峰期,兩者甚至明顯高于第3高峰的9月份圣誕節訂單。3、4月中,又以3月訂單指數的均值最高?梢,3、4月份的出口訂單表現,將決定后續幾個月的出口表現。

  圖2 每年3、4月是新出口訂單下單高峰:PMI新出口訂單

  數據說明:基于2005年1月至2020年1月數據。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2020年1月31日。 

  目前,外國采購商對于中國疫情高度關注。而由于前述原因,年初訂單交付時間目前尚無法確認,甚至將有一定比例發生延誤。如果在3月工業產能的恢復仍然存在不確定性,則可能對當月新訂單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進而影響到后續2季度的生產活動。

  對于訂單流失的擔憂,不同企業、不同行業情況各異。對于國際競爭力較強的企業,這方面擔憂不明顯。但是對于服裝類企業,外國采購商可能同時在多個國家下訂單,如果中國生產恢復遲滯,則可能影響到外國采購商的訂單配置方向。

  另外,雖然世界衛生組織不推薦限制旅行和貿易的措施,但是一些國家已經分別采取了限制措施、并提升了風險等級。這也可能對中國的新增訂單產生消極影響。例如,外國供應商要考慮新增中國某個企業為供應商,中間需要經過初步洽談、產品測試、驗廠、打樣、談判、簽約等環節。上述多個環節涉及外國采購商到華的國際旅行。目前,這類新增中國企業為供應商的協商過程,可能受到干擾、甚至面臨暫停,進而影響到潛在的出口訂單增長。 

  其二,工業企業固定支出不變、生產困難增加,資金鏈承壓雪上加霜。

  首先,推遲復工、外地員工被隔離期間,企業仍然面臨固定費用支出,如租金、貸款利息等。其次,延期復工期間企業是否要支付工資?各地標準不一,其中部分地區企業仍要支付工資。例如上海市在1月27日發布的《關于本市延遲上海市企業復工和學校開學的通知》,明確指出,“對于休息的職工,企業應按勞動合同約定的標準支付工資”。其三,對于新型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觸者因被采取隔離治療、隔離觀察等隔離措施導致不能提供正常勞動的,企業也應當“視同提供正常勞動并支付職工正常工作時間工資”。

  同時我們也注意到,私營工業企業的資金鏈條已經普遍處于緊繃狀態。根據國家統計局最新的數據:2019年11月,私營工業企業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金額達到5.025萬億元,同比增速32.3%,這也是2007年以來的最高同比增速。同期,私營工業企業的應收賬款平均回收期達到44.6天,較2019年的峰值有所緩解,但仍處于歷史高位。

  可見,私營工業企業資金鏈原本就處于緊張狀態,再加上固定支出不變,疫情帶來的額外人工開支、復工推遲、訂單交付延誤,以及疫情防控期復產的防護成本提高,這些困難將對原本處于困境的企業產生較大影響。如果這些企業的資金鏈發生斷裂,可能會帶來企業破產、失業增加,從而可能影響到后續經濟走勢。對上述情況需要引起關注,并進行充分的評估。

  圖3  私營工業企業資金鏈條已經較為緊張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WIND數據終端,2020年1月31日。 

  做好疫情防控和恢復生產的銜接工作

  毋庸置疑,疫情防控仍然是當前最重要的工作,各級政府的工作重心仍然在防控疫情方面。而且,控制疫情的思路是長痛不如短痛,必須在較短的時間內堅決遏制住疫情的擴展,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爭取早日解除疫情。但是另一方面,正如開篇所述,政策也需要未雨綢繆,在保證防控疫情的前提下,對生產恢復提前做出安排和部署,減少疫情的中期沖擊,做好疫情防控和恢復生產的銜接工作。

  為此,筆者給出的建議是:首先穩資金流,盡早恢復物流,然后視疫情改善情況恢復人流,同時恢復生產活動。 

  首先,穩住資金流。

  應通過有針對性的稅收減免、臨時性短期融資,為疫情沖擊較大行業的困難企業提供周轉資金。尤其是對于因疫情沖擊而陷入困境的民營企業,要幫助其穩住資金鏈條、渡過暫時的難關。

  其次,盡早恢復物流。

  目前,市場供求矛盾突出、過剩與短缺同時并存。在此背景下,政策不宜做總量刺激,應以“疏通”供求關系為主。而打通供求的關鍵一環,即是物流暢通。因此,應制定明確的標準,保障交通基礎設施暢通。同時,高度重視物流運輸行業的關鍵作用,在堅持防控疫情標準的情況下,物流運輸業應盡早復工、恢復正常運轉。另外,在疫情完全得到控制,物流瓶頸完全打通之前,不宜大規模實施總量刺激。

  再次,恢復人流和生產活動。

  政府應加強與企業的溝通、互相了解,穩定企業復工預期。尤其是政府多了解企業的困難,針對各地情況、根據不同行業的特點采取應對措施。

  由于疫情發展尚在發展,有的地區還無法確定具體復工時間,但可以給出一定的技術標準,根據當地新增病例數、人口流動數量、企業防疫情況等,給出明確的、可量化的復工條件,給企業恢復生產提供參考預期。在疫情尚未完全解除的情況下,地方政府還應明確復產后的防護措施。在疫情未完全解除的情況下,政府應指導企業對員工進行必要的防護,并為企業提供防護用品充足市場供給。

個人簡介
經濟學博士,供職于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金融研究中心。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