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疫情的危機可能會持續比較長時間

朱民 原創 | 2020-05-18 20:23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危機 疫情 

  如何拯救受疫情沖擊的中小企業?

  面對疫情,經濟增速在下滑,中小企業相應地也受到了沖擊。這是一個大的背景,即使有政府的救助,我們也不可能完全地消除疫情所帶來的沖擊和影響。有一個很好的評估指標,就是失業率。如果失業率大幅度上升,就說明中小企業在不斷地倒閉、關門,這意味著中小企業的處境非常艱難。所以,我覺得失業率是一個很好的評估指標。

  朱民

  我覺得中國有一些獨特的政策,跟德國、美國、英國不一樣,那就是地方政府的參與和支持,地方政府在中國對于支持中小企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因為他們要提供物流服務,提供地方的金融支持,降低租金的成本等等,這是國外沒有的。但是中國又缺一點,是其他國家都有的,那就是給工人的直接支付,比如說在英國,如果公司同意不裁員的話,政府可以去支付員工工資的70%。德國的補償達到80%。美國可以給中小企業發貸款,這個貸款如果是用來支付未來八周基本的支出,比如勞動力支出、水電費等等,最后是可以完全免除的。這是國外特有的,中國沒有。

  為什么中國不這么做呢?要這么做的話需要有一個系統,來保證這些資金真正地能夠傳導到那些有需要的企業和個人手中。在美國有個專門的中小企業管理局來負責制定和實施中小企業相關的政策,它已經收到了100萬個申請,在四天之中撥出大量的款項給中小企業。所以,你需要有一個基本的基礎設施來支持。

  從普查來看,大多數中小企業的現金流只能維持三個月,我們看到是有三方面的政策。第一,要保證中小企業有足夠的現金流。第二,在稅收政策上也要給予優待,比如增值稅的優惠、租金的減免、發放消費券,從而創造新的需求。如果能夠降低所得稅、增值稅和租金的話,公司就能夠堅持下去。但有些公司它本身就正常情況下也運行不下去,主要原因是沒有需求、沒有訂單,而且員工也不能及時地回到工廠辦公室工作,這樣的情況之下,所有的工作都無法見效。所以,如果要想幫助中小企業,最關鍵的是如何去應對需求下跌的趨勢,政府必須要創造出新的總體的需求。第三,成本。中小企業最主要的成本是勞動力成本,如果沒有訂單,但還要去救助中小企業的話,我們就要幫助它去承擔勞動力成本。

  中小企業如何恢復自己的競爭力?

  如果你問中小企業的未來如何,第一點應該考慮的是它們今天要生存下去才行。如果它們今天沒辦法生存,那就沒有未來。那你今天如何生存下去呢?這是一個心態的改變。因為對于中小企業來講,長期他們是供應鏈的一部分,他們在這個主流供應鏈上,他們得到訂單,無論是做生產商還是做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它們都必須在供應鏈之中生存下來,他們必須要去考慮將會有什么樣的改變,這個行業會有什么樣的改變,他們的公司會有什么樣的變化,這是很重要的。他們也必須考慮一下長期的壓力在哪里,我覺得疫情的危機可能會持續比較長的時間。全球來看疫情還在指數性地上漲,在很多國家都是這種趨勢。所以,就我看來,這個疫情有可能會有第二波,就像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一樣,也就是疫情會和我們共存很長的一段時間,對中小企業來講,必須要考慮現在的生存策略,這是最重要的。只有你生存下來,才能夠考慮未來,要不然沒辦法考慮未來。

  就業保護政策對于長期就業會有什么樣的影響?

  就業保護至關重要,因為每一個勞動者都是父親、母親、兄弟姐妹,他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有自己的家庭要照料。所以,保護就業、保護工作崗位也就可以保護社會穩定,讓人們有能力去養家糊口,這一點非常重要。

  德國的政策有一些爭議,因為德國政府出面來補貼80%的工資。首先我們要確定這些就業崗位本身有沒有存在的價值,在疫情結束之后我們希望一切恢復正常,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發現疫情結束之后情況可能會不一樣,因為人們的行為模式改變了,全球供應鏈的布局也變化了,數字化會使得物流更快,也會使得供應鏈的變化更快,因為有人工智能、有5G通信、有物聯網,意味著信息和物流的速度更快。所以,肯定會帶來結構性的勞動力市場的影響,在疫情結束之后都會產生長遠的影響。

  因此,政府必須要發揮重要的作用,來保護勞動力市場。在短期要提供保障,保障人們能夠渡過當前的難關,要為他們提供信心,來實現就業市場的供需平衡,要為他們提供重要的培訓。在中國的國情下尤其如此,中國從勞動力密集型的經濟轉向高技術的制造業經濟。因此,勞動力的結構性變化勢在必行,在這個過程之中培訓就顯得尤為重要,政府應當而且也確實會在這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

  如何幫助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

  畢業生就業對中國來講是一個非常真實的挑戰,因為整個經濟在下行,第一季度已經下行了6.4%,未來面臨著非常多的不確定性。我覺得不會有太多的公司來做大規模的招聘。從商業這方面來看,他們面臨著幾件事情:

  現在的增長率在增緩,所以他們必須要降規模,就業的需求在萎縮,而且近期的不確定性也很強,他們唯一會做的是降成本,他們就會暫停招聘。這個給800萬的大學畢業生帶來了很大的挑戰,他們馬上就要畢業,但是進入到了非常糟糕的就業市場。所以,我們需要政策來去讓他們找工作和未來的銜接更好。中國進入到了一個高技術的經濟里面,比如人工智能和5G時代,我們需要這些大學畢業生,因為他們是未來最重要的勞動人群,我們要保證我們能夠去保持我們的人力資本,讓他們找到合適的工作。所以,中央政府和本地的政府都要記住這一點,要為這些大學畢業生去做好銜接的服務。大學也要很好地選擇來到大學里面招聘的公司,因為他們很了解自己的學生,政府也要發揮很重要的作用,來提供激勵給這些招聘大學畢業生的公司,這一點很重要,就像現在的德國政府所做的事情,付80%中小企業的工資,就是要保證這些就業人口在這個勞動力市場上,讓他們不要喪失希望,這很重要。

  同時,一個中期的培訓項目也很重要。讓這些人接受更高級的教育,讓他們更好地為未來的就業去準備。我們可以幫助他們,但是不僅僅是幫助他們,實際上是在幫助我們的經濟,幫助中國的未來。

 

個人簡介
朱民,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博士。著名經濟學家、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副總裁、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