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救助規模不低于GDP10%有其合理邏輯

滕泰 原創 | 2020-05-07 17:0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GDP 新冠肺炎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全球經濟“短蕭條”,各國紛紛推出了相當于本國GDP總量10%到22%的經濟救助與刺激計劃。中國在防疫方面已經走在了前面,建議盡快推出規模不低于10萬億的一攬子經濟復蘇計劃。根據中國經濟最新增長結構,再沿用十多年前以擴大投資為主的經濟刺激方式已是刻舟求劍,考慮到消費在中國經濟增長占比已達60%,本次中國經濟復蘇方案應該以穩消費為重點,其中以5G手機和新能源汽車為代表的“新消費”對經濟增長拉動能力最強。

  一、一攬子經濟復蘇計劃的規模:10萬億為宜

  面對疫情造成企業短期收入劇減、利潤惡化、甚至資金流動性困難,必要的救助和刺激政策出手一定要快,要趕在大批企業倒閉之前出臺足夠力度的對沖措施,減緩經濟衰退,助力經濟早日復蘇。通過靜態和動態評估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參考發達國家的救助力度、以及對比2009年的歷史刺激規模,建議中國一攬子經濟復蘇計劃的規模不應少于10萬億。

  首先,本次疫情造成的靜態損失大,推動復蘇需破冰之力。從全年總需求情況看,出口、消費、投資形勢都不容樂觀。一季度出口下降11.4%,考慮到4月海外疫情的迅速擴散,二季度出口仍不樂觀。消費受沖擊的情況也很嚴峻,從1-2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20.5%的增速情況看,不僅可選消費受影響嚴重,甚至很多必選消費也受到明顯影響,如果沒有足夠力度的消費刺激計劃,即便疫情受控之后,消費需求復蘇的速度也會顯著滯后于供給恢復速度。

  從投資情況看,中國1-2月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24.5%,即便考慮政府基本建設加力,全年投資增速也將大幅下滑。綜合疫情造成的供給沖擊和需求萎縮的影響,上半年經濟增長的靜態經濟損失近5萬億元?紤]到在巨大的經濟下行趨勢中救助企業的巨大消耗,以及恢復市場信心、刺激經濟復蘇的實際需要,所需救助與刺激的總規模應更大。

  其次,海外的救助規模平均不低于本國GDP的10%,有其背后的合理邏輯。為了對沖疫情的沖擊,以美國和德國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紛紛降息到零利率、負利率,提供無限量的貨幣流動性,所出臺的財政救助和刺激計劃規模都在本國GDP總額的10%到22%之間,這既體現了各國對疫情影響的重視程度,背后也必然體現了各自對疫情沖擊的評估和救助規模的經濟邏輯,有重要參考價值。

  我國歷史上財政金融刺激規模曾達到GDP15%以上。為應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曾推出了“四萬億計劃”,占到了當年GDP的12.5%,加上金融擴張,總體經濟刺激計劃規模應在GDP的15%以上,迅速將中國經濟增速拉回到全球金融危機之前的增長水平。雖然之后有人因為2011年的通貨膨脹和之后的經濟下行對四萬億刺激有不少批評,但實際上2011年的通貨膨脹主要是豬肉周期造成的結構性的食品通脹,而之后的經濟增速持續下行背后的根本原因則是快速工業化和快速城鎮化后期的供給結構老化,以及要素供給約束造成的勞動、土地、資本等供給成本的上升,并不是因為四萬億刺激計劃所致。

  結合本次經濟衰退的救助和對沖的實際需要、參考其他國家的救助規模,并參考我國歷史曾經的經濟刺激規模,建議本次經濟復蘇一攬子方案的規模應在10萬億左右為宜,不低于2019年GDP的10%,不高于2009年的財政加金融擴張的力度。

  以上一攬子經濟復蘇計劃,不應該以確保經濟增長速度達到某個特定數字為目標,而是以穩就業等“六穩”為底線,以減少企業倒閉、對沖損失、啟動市場為重點,以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為主要救助對象,以新消費領域為主要發力方向,輔之以符合實際需要的基本建設投資,配合以靈活寬松的貨幣政策,幫助中國經濟盡快復蘇。

  二、一攬子經濟復蘇計劃的構成建議:救助企業和穩消費為主

  (一)救助受疫情沖擊嚴重的小微企業

  由于中小微企業面臨的收入減少、短期資金鏈斷裂、人工沖擊等方面的抗風險能力差,一旦倒閉容易引發連鎖反應、大規模失業,企業救助計劃應以受沖擊嚴重的小微企業為主,救助方式可包括貸款利息補貼、房租補貼、工資補貼、減稅減費等。

  1、貸款利息補貼

  建議免除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貸款利息的一定比例,免除部分由財政負擔。2019年末,金融機構人民幣各項貸款余額153.11萬億元,其中,小微企業貸款余額36.9萬億。若根據受影響時間,免除3個月到6月的貸款利息,總補貼額度不超過1萬億。這部分救助資金可通過發行特別國債的方式進行籌集。

  2、房租補貼

  建議對于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在2020年2月-6月期間,月營業收入相較于2019年月均值下降50%(含)以上的月份,按房屋租金的50%進行補貼,補貼時間不超過3個月。這部分救助資金可通過發行特別國債的方式進行籌集。

  3、為困難企業代發部分員工工資

  建議對于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在2020年2月-6月期間,月營業收入相較于2019年月均值下降50%(含)以上的月份,在企業承諾被救助半年內不解雇合規員工的前提下,按員工工資的50%進行補貼。這部分救助資金可通過加大國有強現金流龍頭企業分紅的方式進行籌集。2019年國有企業稅后凈利潤為2.63萬億元,如果要求銀行、保險、石油石化、煙草等坐擁巨額現金流的龍頭國有企業進行大比例的現金分紅,可籌集非稅收入2萬億元。

  4、減免企業稅費

  建議進一步減免小微企業的增值稅、員工個人所得稅。這部分救助資金可通過增加財政赤字的方式進行籌集。若將財政赤字提升1百分點,能籌集1萬億左右的資金。

  5、減免員工的五險一金、停止繳納住房公積金

  建議根據企業實際困難情況,進一步酌情減免小微企業的五險一金繳費比例。對于這部分救助資金可通過上市公司國有股權劃轉社保的方式來彌補社保缺口。當前上市公司國有股權總市值約為26萬億,如果將其中10%上市公司國有股權,即2.6萬億劃轉社;,將大大充實社保的資金實力。此外,還可以考慮暫停繳納住房公積金,并將閑置的萬億住房公積金發還給個人。

  (二)以新消費為主的消費刺激計劃

  可以通過給中低收入人群發放消費券的方式,加大對“老消費”的補貼,同時用價格補貼的方式進行刺激“新消費”。

  1、給中低收入人群發放1萬億消費券,加大老消費補貼

  中低收入人群的儲蓄率一般較低,抗風險能力差,給中低收入人群發放消費券對刺激消費的效用最大。目前部分地方政府已經開始發放消費券,對于消費有一定的提振作用,可以在全國范圍內推廣。直接給居民發放消費券要兼顧公平與向中低收入群體傾斜的原則,更好地起到提振消費的效果。從帶動效果來看,消費券優于無使用限制的現金補貼,可以更好地推動消費盡快恢復到原有增長水平,但是考慮到老消費的需求剛性,不能期待有恢復原有增速之外的的增量消費。

  2、以5G手機和新能源汽車為主,補貼新消費1萬億

  而在消費電子、新能源汽車等“新消費”領域,直接針對產品的價格補貼還能夠創造出更多的增量消費,對經濟起到倍數拉動效應。以5G手機和新能源汽車為主,兼顧電腦、家電,按照10%到30%的價格補貼消費,1萬億消費補貼預計可帶動消費總額2-3萬億元。

  比如,以消費電子領域中的5G手機為例,假定每部5G手機均價5000元,補貼30%,假設每部4G手機均價2000元,補貼10%,如此補貼力度有望帶動智能手機出貨量從2019年的約3.8億部回到2016年的高點5億部,可帶來智能手機新增消費1萬億元以上。若考慮智能手機5G手機對下游智能穿戴、智能音響、移動視頻、游戲、影視等具有很強的帶動作用,同時對上游天線、射頻前端、機殼、電路板、被動元器件等的拉動作用,其對于消費和投資的帶動作用更大,總的杠桿有望達到3倍以上。

  再比如新能源汽車也是重要的新消費產品,與消費電子類似,新能源汽車也具有高增速、產業鏈長、空間大的特點。如果按照新能源車的售價30%進行補貼,預計新能源汽車2020年的銷量有望從2019年的120.6萬輛,提升到500萬輛,預計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額度約為5000億元,帶動新能源汽車終端消費增量約1萬億元以上。若考慮新能源汽車對鋰電池、充電樁等上下游產業鏈的帶動作用,其對經濟將會產生更大的乘數效應。

  此外,2018年中國家電市場規模達到8104億元,以2018年銷售額為基數,假定給家電10%的價格補貼可提升35%的銷量,總補貼額為280億,預計可帶來2800億元的消費增量。

  新老消費所產生的財政資金缺口,可通過發行特別國債、盤活閑置的萬億住房公積金、或探索將國有房地產進行資產證券化等創新的方式進行籌集。

  (三)擴大投資:老基建占比高,新基建乘數效應大

  在擴大有效投資方面,不管是新基建還是老基建,只要符合經濟發展需要就可以實事求是地擴大投資。從結構上看,老基建占比較大,新基建占比較;但從乘數效應看,新基建更大。

  除了中西部地區的能源、交通、水利等基礎設施建設,在東部傳統基礎設施建設較為完善的地區,在城市地下管廊、環保、公共衛生、物流基礎設施等基礎設施建設也還有進一步擴大投資的空間。

  媒體上流傳的新型基本建設包括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市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七個領域,但其中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市軌道交通等名為新基建,實際上是已經持續多年的老基建投資領域,還有提高空間;5G基站、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等是未來重點的新基建領域,雖然只有千億規模,但對新消費的帶動作用更大;其余大數據、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更適合企業按照市場規律投資,嚴格意義上并非政府可直接投資的基建項目。

  符合實際需要的新老基建投資,在原有的財政預算基礎上,可通過提升專項債發行規模的方式進行籌集。2019年地方專項債發行規模為2.1萬億,建議將地方專項債的發行規模提升至4.1萬億,新增投資2萬億資金用于新老基建。

  最后,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即便是以財政政策為主的經濟復蘇計劃中,貨幣政策也應該解放思想、釋放充足的流動性,并盡快降息,全力配合財政政策幫助企業和經濟渡過難關。相對于已經降低到零利率或負利率的歐美等國而言,中國降息空間最大,不應該在這次全球降息中獨自缺席。事實上,無論是為了救助企業、刺激投資,還是刺激消費,降息都是各國必須和首選的政策工具:通過降低存款利率,可提升居民的邊際消費傾向;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提升企業投資的積極性;在大規模發型特別國債、專項債的時期,降息也可以極大地降低政府穩增長的債務成本。只要貨幣政策和積極財政政策能夠密切配合,“授人以魚”的救助政策和“授人以漁”的經濟刺激政策并重,并加大以釋放土地、勞動、資本、技術、數據等生產要素活力為核心的深化市場化改革措施,中國經濟一定能夠早日步入復蘇之路。

個人簡介
經濟學家,萬博兄弟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萬博經濟研究院院長。曾任民生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中國證券業協會分析師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經濟學博士,先后畢業于復旦大學和上海社科院,曾在美國沃頓商學院做訪問…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