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鏑無聲五十年 誰是逆行守夜人

劉俏 原創 | 2020-02-02 12:0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疫情 

  活在珍貴的人間,太陽強烈,水波溫柔。

  ——海子

  2020庚子鼠年從一場風暴開始。己亥和庚子年交替之際,一種人類從未遇到過的新病毒帶來的疫情洶涌而至,在短時間內攻城略地、迅速擴散,無人能置身局外。再一次,我們在風暴中真切地感受著風暴。世事諱莫如深,一月中旬迄今短短不到兩周時間,我們經歷了初期因信息不透明不暢通、真相缺席所帶來的恐懼、慌亂、質疑、相互指責甚至一定規模的疫區民眾逃離,而悲天憫人、懷疑一切甚至憤世嫉俗等情緒也一度蔓延。

  短暫的進退失據之后,一個過去曾多次經歷各種危機的國家展現出了強大的組織動員能力:在新型肺炎首次發現僅僅一個月后,中國的科研工作者用創紀錄的時間追溯病疫源頭、甄別出病原體并且對外公布了病毒基因組序列;最高決策層一聲令下,各級政府迅速行動,采取強有力的措施尋找病毒可能寄生的中間宿主、隔離確診的患者或是疑似感染者、用超常手段切斷各種可能的傳染渠道……國家機器一旦開動,立刻展現出應對重大突發事件的強大力量,對穩定民眾情緒、增強民眾戰勝疫情的信心和決心、有效防止疫情繼續肆虐擴散起到了及時有效的作用——在巨大的危機和災難面前我們需要采取果斷甚至在正常情況下看起來顯得極端的措施;而舉國體制正是我們過去面對若干次重大危機時能夠取得最終勝利的重要原因。

  這里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天在傳統和社交媒體里流傳甚廣、感人至深的一張背影照:在因恐慌而造成的一片兵荒馬亂之中,一位不知名的醫務工作者身著白大褂,迎著潰散的人群逆行而上——雖萬千人,吾往矣!“致敬逆行者”“哪有什么白衣天使,只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身衣服,學著前輩的樣子和死神搶人罷了!”在日常的生活慣性被打破,正常秩序中途受阻時,這些具備專業知識和能力,擁有職業精神和職業榮譽感的“逆行者”們成了人們心目中的大英雄。

  “面對死亡之神我們該說什么?(What do we say to the god of death?)”“時辰未到(Not today)。”(見《權力的游戲》)。人們開始把這些“雖然疲憊,但強迫自己必須堅持下去的普通人”譽為“不愛其軀,赴士之厄困”的守夜人(night watcher)和國士。“以國士待之,必以國士報之”。傳說中的守夜人誓言也一時廣為傳誦,每每念及,令人熱淚盈眶,感動不已:“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將盡忠職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劍,長城上的守衛。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曉時分的光線,喚醒眠者的號角,守護王國的堅盾。我將生命與榮耀獻給使命,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因為生命中的這些逆行者和守夜人,因為這些勇敢的中國人的保護,我們的生活雖不時會有險惡,但更充滿令人感動的化險為夷的神奇。這是我們愿意在巨大的不確定性和困難面前葆有希望,并把我們對未來的樂觀情緒建立在這些希望上面的重要原因。

  目前,病疫的挑戰仍然嚴峻,抗擊疫情的工作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戰勝疫情的重要性壓倒一切。為了更好地戰勝疫情,我們必須去深度思考并嚴肅回答肆虐洶涌的疫情給我們留下的一系列問題:敬畏生命,道法自然,病毒的產生和擴散固有其規律,在經歷了17年前SARS疫情的巨大沖擊和嚴重傷害之后,為什么我們對病毒成因和傳播渠道的認識還是沒有上升到科學認知的層面,去指導我們不斷審視并改善自己慣有的思維、習慣和生活方式?

  從新型肺炎最早病例的發現到地方政府最終宣布啟動重大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響應機制,地方政府在中間幾個關鍵時間節點上的決策荒腔走板、敗招連連,這反映出的是決策目標序位的嚴重失當還是整體科學素養的嚴重匱乏?

  “追溯源頭、控制源頭、識別病毒中間宿主、隔離感染人群、集中診治病患以避免二次傳播”等這些抗擊非典時期用慘痛代價才獲得的經驗教訓為什么沒有被充分吸?為什么低級的錯誤會一犯再犯?

  疫情正式公布之后相關各方普遍出現的過激反映,包括對醫療資源的“擠兌”、對來自疫區人群不加區分的冷嘲熱諷甚至歧視性對待、個別地方政府動作明顯過大以至于變形的“封、堵、趕”,這一切體現的是高度自覺的防疫意識?非理性的“泛道德主義”?還是反求諸己精神的缺位?抑或是以鄰為壑的狹隘的權利意識及同理心的喪失?

  2003年的非典提供了大量的案例供我們對冠狀病毒進行更為徹底的基礎研究,這為什么沒有轉換成我們在基礎科學研究上的重大突破?基礎科學的勝利,是全社會的勝利,而我們迄今在基礎科學研究方面的投入只占到整個研發開支的6%不到;A科學的研究過程固然痛苦、枯燥、進程緩慢,但是沒有基礎科學研究的突破,我們就無法對事物本質和內在邏輯建立更為深刻的理解,我們難免不在同一個地方反復跌倒!難道2020年的這個故事始于謎,也終將于謎?

  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至此,我們必須坦承,正是因為科學研究底蘊的不足和科學精神的缺乏,我們在面對來路不明的巨大危機和挑戰時會習慣性地訴諸于英雄主義。這是大時代下的人們對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感所做出的正;貞,本身無可厚非。但是,對于一個熱切地渴望在方方面面都展現出現代性并著眼于創造一個不同未來的偉大民族而言,科學精神和理性精神是不可或缺的兩塊重要的基石。我們必須深刻地認識到我們在前行的道路上將不得不面對林林總總的各類危機,我們迫切地需要對每個危機做出重大而持久的改變。為此,我們需要明晰方向,學習在多目標和多約束條件下尋找最優解;我們需要建立在復雜多變的環境下能夠及時反饋的各種機制,對復雜多變的各類挑戰做出科學、理性和實事求是的判斷與決策;從長遠講,我們需要不斷用科學的視野審視自己生活,果斷跳出非理性和反智、反科學的囚籠,在前行的過程中通過不斷自省和救贖實現真正的成長。

  鳴鏑無聲五十年,誰是逆行守夜人。專注于基礎科學和底層支撐性技術的研究,沉靜下來清理我們傳統的認知,培養追問因果關系的想法,在更廣大的群體中喚起深刻理解人類世界本源性和普遍性的興趣,發展致力于追求真理但寬容異見的科學和理性精神,以更大的格局去思考真正推動人類社會演化的力量,建立起強大的尊重科學和客觀規律的傳統——最困難的路往往是最容易的路,科學精神和理性精神是我們實現現代文明最值得依靠的逆行者和守夜人!

  不足一個月的2020年已經給我們的生活帶來滿地雞毛。病疫肆虐的季節,各式各樣的不盡如人意之中,我們固然無法重啟2020,但我們完全可以藉此重啟我們的思維模式和生活方式,奪回我們曾輕易就拱手讓出的思想自由,堅定地去培育對我們而言最為稀缺的科學實證精神。我們的未來都寫在歷史書里。而逆行者,是偉大日子里清晰可見的路標,堅定地指向我們未來注定將要駐足的章節。

個人簡介
現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和經濟學教授, 博士生導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博士,曾先后任職麥肯錫及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并獲香港大學終身教職
每日關注 更多
劉俏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