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蒙還是啟示?真正的啟蒙只能來自神啟

劉軍寧 原創 | 2020-05-08 16:1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啟示 啟蒙 

  近來寡言少語,不愿多說什么。我看到謊言和無知之幕,曾因某些重大、特別事件,瞬間被撕開。然而,沒過多久就又關上了,且關得更深更厚,簾幕重重。中文互聯網包括中文推特圈,充斥著別有用心批量制造的假和假善美以及由此造成的愚蠢,讓人惡心。對謊言真是深惡痛絕,如果有一個事業需與謊言作戰,我愿畢生參與。

  過去為大陸祈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疫情始,認真祈求:一求同胞穿透謊言,得釋放,得自(游),心明眼亮。二求同胞能敬虔:唯敬畏上主者,才能敬畏生命、仁愛同族。三求同胞站立得穩,因在上主面前跪得下,才能在人前不奴顏。

  前不久因我轉發公開祈禱類文章,有某知名偽民企高管攻擊我,說我是白蓮花。懶得理你。如果祈禱這事,是一朵白蓮花的標準姿勢的話,那我就是。愿自己和后代在上主面前,首先是個敬虔自潔的人,然后澄懷觀道,傾聽祂的啟示。我相信離開上主,沒有啟蒙。真正的啟蒙,只能來自神啟。軍寧先生此文真好,隆重推薦,借此再次反思所謂啟蒙運動,帶給人類的災難——武卿

  1

  從春節到逾越節

  今年一月二十四號開始過年的春節假期是華夏大地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今年四月八號開始的逾越節假期是以色列與猶太人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在日歷上,這兩個節日相距甚遠,人們很少會產生彼此相關的聯想。但是這次新冠疫情把這兩個節日牢牢地連在一起。中國人在疫情高峰期中度過春節,世界在疫情高峰期中度過逾越節。

  據希伯來圣經記載,耶和華要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走出為奴之地的埃及,但是法老不準。雖然耶和華神九次降災擊打埃及,但法老依然心地剛硬,不讓以色列人獲得自由。在行將降第十災之際,耶和華指示以色列人,每家在門框和門楣涂上羊血,家人守在屋內,以逾越那滅長子的災禍。后來這一天就成了逾越節,以慶祝以色列人從法老的奴役中解放出來獲得自由。

  除去同作為最重要的節日這一點外,中國的春節居然與猶太人的逾越節有著重大的相似之處。作為春節的過年,其背后也是一個與逾越節非常類似的逾越的故事。中國人的過年起源于躲避那相傳吃孩子的“年獸”,猶太人逾越節起源于躲避那滅長子的災禍。為避開這樣的血災,中國人用放鞭炮和用紅色的楹聯貼在門框與門楣上來驅趕年獸,猶太人用紅色的羊血抹在門框與門楣上避開奪命者。這兩個節日都是以家庭為單位來慶祝的,中國人有全家一起吃團圓飯的習俗,猶太人有逾越節家宴的習俗。

  雖然春節和逾越節背后的共同主題是逾越災難,但是逾越節背后還有若干主題是華人春節所沒有的。

  逾越節的總指導是耶和華。以色列人得以逾越災難,最終靠的是耶和華,這位以色列人唯一的神。華人的春節背后,沒有神的蹤影,看不到神及其大能。逾越節的家宴中,總是穿插著讀經與向神禱告的活動。而傳統的華人春節活動至多包含燒香祭祖(燒香拜佛)的內容。

  逾越節中的逾越是耶和華與以色列人之間的一個約定(圣約)。以色列人負責按耶和華說的辦,耶和華確保猶太人逾越災難。各盡其責,合作成功。在華人中,過年與春節則更多是一個傳統習俗,是民間的自發行為,沒有造物主的身影。

  逾越節傳達了救贖的信息。逾越是耶和華神施展的救贖計劃的一部分,目的是讓以色列人得以從此離開為奴四百年的埃及之地以獲得自由。而華人的春節,既然背后沒有神可以依托,因而也沒有發生救贖的事件。華人沒有離開什么,也沒有擺脫什么。

  逾越節傳達了恩典的信息。以色列人得以逾越第十災,接著走出埃及,至西奈山與神立約,最終在迦南美地安家定居,都是得益于神的恩典。而華人的春節則不傳達這一信息。

  逾越節之所以成為以色列和猶太人的最重要的節日,是因為逾越日是以色列人獲得自由歷程上的一個重大節點。逾越節的故事是以色列人如何獲得自由的故事。而中國的春節始終與中國人的自由歷程無關。

  逾越節起源于希伯來圣經中的明確記載與規定,而華人的過年春節則是起源于零星的歷史記憶。以色列人把被神揀選以及與神的交往過程明確無誤地記錄在圣經上。在華夏,則沒有記錄華夏人與神交往的圣經。

  通過逾越節,以色列人知道,僅僅靠他們自己,不能逾越災禍,不可能獲得解放,不可能獲得自由。不是以色列人使自己獲得自由,而是耶和華讓以色列人獲得自由;不是以色列人打敗敵人戰勝法老,而是耶和華幫助以色列人打敗敵人戰勝法老。這個道理不僅適用于猶太人,而且適用于每一個族群。

  根據希伯來圣經,世界上的每一個族群家國,都是大洪水之后諾亞一家的后代。華人與中國也不例外。包括個人、族群與家國的命運是由他們與神的關系決定的。其中的關鍵是神是否與他們同在。如果神與他們同在,他們就能得到神的啟示、救贖、恩典與保佑。一部以色列與猶太人的歷史就是他們在反反復復中不斷接近上帝的歷史。而一部中華與華夏人的歷史就是他們在反復中遠離上帝的歷史。中華文明至今與神無緣,神始終不與中華文明同在。

  對過去一百多年華夏的遭遇,起源于法國與德國的歐陸啟蒙思想要負主要的責任。啟蒙思想的根本危害在于,它是阻隔中國人與上帝之間一堵高高的觀念之墻,它迄今成功地阻止了中國人接近上帝,剝奪了中國人成為上帝選民的機會。這樣中國人就只能無絕期地匍匐于人間的權威之下,得不到啟示,得不到救贖,得不到恩典,得不到保佑。

  2

  什么是啟蒙?

  在過去的一百多年中,中國充滿了各種思想之間的爭議。但是,爭議相對最少的就是啟蒙思想。中國的知識人把治療中國的千年沉疴的寄托在歐陸啟蒙這個靈丹妙藥上。如果療效一再不理想,他們不認為是藥方有問題,還是以為計量不夠。他們會說,中國的思想啟蒙還不徹底,啟蒙運動的使命在中國還沒有完成,還需要“新啟蒙”。

  然而,何謂“啟蒙”?同為啟蒙哲學家的康德曾經寫下“什么是啟蒙?”一文。該文對啟蒙做了權威性的概述。他說,啟蒙就是人類脫離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狀態,不成熟狀態就是不經別人的引導,就對運用自己的理性無能為力。他主張,“要有勇氣運用你自己的理性能力!這就是啟蒙運動的口號。”必須永遠有公開運用自己理性的自由,并且唯有它才能帶來人類的啟蒙。他進一步強烈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人類所加之于其自身的不成熟狀態,主要是指在宗教事務方面,這一不成熟狀態既是一切之中最有害的又是最可恥的一種。這里康德把矛頭指向信仰與宗教,具體地說,就是基督教。

  啟蒙思想最致力的就是,把神拉下神壇。啟蒙時代意味著:“神性的時代”結束,“理性的時代”到來;理性應該取代上帝,成為宇宙中的至高者。啟蒙思想家們宣布,從來就沒有什么造物主、救世主。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人類不是上帝的仆人,而是自己的主人。人類可以為自己立法,人類憑借理性能力可以為自己設定是非善惡、公平與正義的標準。

  啟蒙思想家們對人類的理性寄予了無限的希望,因此高揚人的理性,主張用“理性的法庭”來重估一切,審判一切。啟蒙思想家相信,如果能夠正確地運用理性,“全靠我們自己”,人類社會的一切問題都能得到解決,人間可以變成天堂,英特納雄納爾一定會實現。啟蒙思想向世人展現了一幅美好的圖景和進步的可能,充滿了樂觀向上的情緒,從而具有極大的鼓舞力。他們的口號是“讓思想沖破牢籠”,他們的目標是,即使一無所有,“也要做天下的主人!”

  啟蒙思想對人的理性能力的過度崇拜,導向的是對統治者理性能力的信任。這樣的崇拜與信任常常以期盼開明專制開始,以鐵血獨裁落幕。聽聽康德在“什么是啟蒙”一文中對腓特烈大帝的肉麻吹捧:“一個支持宗教啟蒙的國家元首其思想氣度要比這更進一步,因為他意識到,允許他的臣民公開地運用他們自己的理性、并向世界公開展示他們關于更好立法的思想并不會威脅到他的法統。在我們面前矗立著一個光輝的典范,我們尊敬的這位君主腓特烈大帝,沒有任何一個君主可以超越他了。”這里康德也把推倒十字架的重任寄托在這位大帝身上。

  啟蒙思想雖然崇拜理性,他們在政治上訴諸的卻不是理性,而是激情。激進主義是啟蒙思想的政治表達。一些啟蒙思想家思想偏激、情緒狂熱、手段激烈、崇尚暴力和流血、蔑棄個人自由和生命、易從激進革命走向擁戴獨裁。啟蒙思想先用想象的罪惡嚇倒人,“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再用烏托邦的理想改造人,以專政的手段強制人,發誓要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他們篤信,一旦將它們消滅干凈,“鮮紅的太陽(將)照遍全球!”

  啟蒙思想中有許多抽象的概念,晦澀的術語,復雜的表述,常常令人費解。但是,啟蒙思想有個通俗版,中國人個個耳熟能詳。這就是著名的《國際歌》。其中的每一句歌詞,都可以從某個啟蒙思想家那里找到源頭與出處!秶H歌》里面的訴求與場景,是歐陸啟蒙思想精華的最激動人心的再現。

  3

  啟蒙帶來了什么?

  起源于法國的歐陸啟蒙思想醞釀成啟蒙運動之后,從歐洲大陸到遠東,一路狂飆突進,攻城略地,俘獲了人心無數,只是在英倫與北美沒有掀起可觀的波瀾。在中國至今,一個文人如果不擁護啟蒙,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知識分子。無數開明人士,至今仍然把啟蒙看作是解決中國問題的終極答案。

  然而,歐陸啟蒙思想與運動究竟帶來了什么?在法國,啟蒙思想結出的第一個果實就是腥風血雨的法國大革命,接著在斷頭臺下的高高尸堆上雄起了獨裁者拿破侖,他的軍國主義把整個歐洲都拖入了戰爭。此后的法國一直在共和與帝制的漩渦中掙扎,在一系列的大小戰爭中連嘗敗績,兩次被德國占領,直至1958年第五共和才走上正軌。

  在德國,啟蒙思想與運動帶來的是普魯士專制,連續發動兩次世界大戰和第三帝國對猶太人的殺戮。戰后在以英美為首的同盟國的武裝督導下,才建立了吸取教訓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在俄國,啟蒙思想通過《國際歌》與十月革命孵化出了持續七十年的紅色蘇維埃。

  許多中國知識分子,用羨慕的眼光把日本看作是脫亞入“歐”的遠東典范。這個“歐”正是“歐”陸啟蒙,而不是立足于基督教的英美保守主義。脫亞入歐的直接后果,就像在法國一樣,是對內實行現代獨裁與對外實行軍國主義,與德國結盟發起二戰入侵列國。直到二戰后,麥克阿瑟用刺刀逼著日本從歐陸轉向英美。

  縱觀起來,歐陸啟蒙帶來的不是文明而是災難。啟蒙思想與運動,給人類帶來了數個世紀的戰亂與專制獨裁。中國與日本的戰爭,德國與法國之間的戰爭,都是歐陸啟蒙之子之間的戰爭。歐陸啟蒙思想更是一切左派思想的濫觴,極權主義的源頭?梢,啟蒙之路是一條歧路!

  4

  當啟蒙來到中國

  《新青年》與1919年五四運動之后的幾乎每個中國知識分子,1949年之后的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是歐陸啟蒙思想之子,都是德國古典哲學之子。啟蒙思想是他們最重要的思想資源。啟蒙思想中的價值觀就是他們的價值觀。從“五四”以來,中國的每一位“進步”知識分子都致力于推進啟蒙,甚至不斷地呼喚“新啟蒙”。

  五四運動歷史照片

  國共兩黨知識分子的主體所接受的社會思潮大體都是歐陸啟蒙思想。啟蒙思想的理性主義精神與平等與人民民主的理想進入中國后被《新青年》高度概括性地濃縮為“德先生”與“賽先生”。“民主科學振興中華”成了一代代知識分子的理想和追求。“德先生”與“賽先生”是啟蒙思想及其在中國的招牌口號。心血沒有白費,經過一代代的呼喚,德先生與賽先生終于在中國扎下根來:象征著民主的德先生化身為人民民主專政和民主集中制,象征科學的賽先生化身為科學社會主義和科學發展觀。

  很多人把中國今天的問題歸因于啟蒙沒有完成,而事實是,中國當代的問題完全是由啟蒙運動帶來的,就像當年啟蒙運動給法國與德國以及俄國帶來的一樣。

  在歐陸,啟蒙運動針對的靶子是基督教信仰與教會。而這個靶子在當時的中國根本不存在。如果啟蒙指的是擺脫基督教帶來的“蒙昧狀態”,則啟蒙運動在中國完全是多余的,因為基督教從未成為中國的公民宗教。在沒有基督教的地方,如何擺脫基督教?

  有人可能會說,在中國,雖然沒有基督教,但是啟蒙運動針對的是象征儒家禮教的“孔家店”。而在歐洲,啟蒙思想家們一直視中國的儒家思想為至寶。連中國的皇權專制的政體都成了他們眼中和筆下的“理想國”。中國古代科舉制度在啟蒙思想家眼里的分量,就相當于西方政體在今天中國知識分子眼里的分量。在黑暗中尋求光明的啟蒙時代思想家,一直企圖突破神權理論的束縛,他們找到了孔子的學說。

  還有人說,啟蒙運動給中國人帶來了理性的覺醒,鼓舞了人們對自己理性能力的信心。其實,宋明的理學早就把圣賢情懷深深地植入人心,其對個人(特別是圣賢)的理性能力的崇尚與夸張,絲毫不在啟蒙思想之下,張載的“為天地立心”的四絕句便是其中的典型。王陽明更進一步把理學變成心學,他的一句“心外無物”,迷倒歷代知識精英與政商精英無數。這種理性的自負與狂妄,雖歐陸啟蒙思想家,也難以望其項背。

  在本文中,啟蒙特指歐陸啟蒙。說到啟蒙,不能不提到另一種啟蒙。在影響中國的歐陸啟蒙之外,還有一種對中國沒有任何影響,卻深深地影響了英國和美國的啟蒙,這就是蘇格蘭啟蒙。蘇格蘭的啟蒙運動是基于基督教的啟蒙運動。在蘇格蘭啟蒙中,信仰與啟蒙是合一的。蘇格蘭啟蒙沒有消滅信仰,反而用憲政秩序鞏固了信仰。

  蘇格蘭啟蒙運動中的思想家

  如果說,歐陸啟蒙的內核是理性,那么,蘇格蘭啟蒙的內核則是啟示。與法國德國蘇聯中國所走的歐陸啟蒙之路不同,英國和美國走的是啟示之路。啟示之路不僅使英美躲過了歐陸啟蒙的禍災,而且通向了自由、繁榮與強盛。如柯克在《美國秩序的根基》中指出的,在美國,“啟示,是所有地方私人與公共秩序的根基。”(第45頁)他在書中進一步指出了英美與歐陸的差異:美國革命和美國憲法靠圣經的教導(啟示),法國革命靠的是啟蒙思想、個人的理性。他強調,傳達給美國建國者們啟示的是古代以色列的先知,而非國王。

  啟示并不排斥人的理性,只是強調人的理性有限,擔不起人對它寄托的冀望。人類有其理性能力,但是這一理性能力有著很大的局限性。甚至,對這種理性能力的局限與邊界也很難有準確的把握。人的理性能力一旦躍出了其邊界,就會帶來“致命的自負”和“理性的瘋狂”。

  5

  從啟蒙走向啟示

  在歐陸啟蒙的意義上,中國不僅完成了啟蒙,而且超額完成。在中國,人們指望啟蒙的明燈照亮千年的黑暗,但啟蒙不是明燈,連殘燈也不是,歐陸啟蒙正是黑暗本身。百年啟蒙換來的是百年蒙昧。當初的根本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決,反而變得更加棘手。到頭來,啟蒙不僅不是中國問題的答案,反而是中國的問題本身。如果啟蒙的路走不動,中國往何處去?

  逾越節的道理告訴我們:若不信靠耶和華,以色列人無法靠自己的理性能力,來把自己從為奴之地中解救出來。以色列人在埃及用了四百年的時間證明,僅僅依靠人類自身的理性能力,人類無法掙脫頸上的重軛、身上的捆綁,因而無法獲得造物主賜給每個人的自由。沒有來自造物主的啟示,更無法形成自由的、持久的、繁榮的秩序。走啟示之路,就是走造物主指的路,以色列人是這樣走的,英國和美國是這樣走的,中國將來也是要這樣走的。

  啟示之路并不是空幻的、玄秘的。這條道路有其明確的內涵:造物主只有一位,就是耶和華神,神挑選子民,脫離法老秩序,結下圣約,踐行律法,進入神定秩序,就像以色列人所走的路那樣:信靠神,出法老,過紅海,做子民,簽圣約,守律法,永信神。神并沒有對每個國家每個國民提出不同的要求,而是相同的啟示。上帝給以色列人規定的啟示之路,也是給每個國家規定的啟示之路。這條路,經過反反復復以色列人走通了,英國美國走通了。只要堅信這條啟示之路,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各國也走的通。因為,耶和華是宇宙與萬邦唯一的神,不僅是以色列的神,也是列國的神。祂給以色列的啟示,也是給列國列邦。

  走這一條道路的前提是信靠耶和華神及其啟示,而不是信靠人類自身的理性能力。舉一個最近的例子。在受到這次嚴重的疫情襲擊之后,美國人深知,戰勝疫情不僅需要依托人的理性能力與科學技術,更要依靠上帝。為了抗擊疫情,特朗普總統宣布3月15日為“全國祈禱日”并表示:“在我們歷史上最緊急的那些時刻,美國人總是會通過祈禱來度過那些充滿艱辛和不確定的時期。”“請你與我一起為所有受新冠病毒影響的人們祈禱,并祈禱上帝的治療之手放在我們國家的民眾身上。”

  在中國,疫情中廣受歡迎的方方日記系列,居然這樣結尾:“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這段話出自新約中耶穌基督的使徒保羅。這是中國作家筆下難得流露出來的信仰與啟示的思意。這段話與特朗普總統的話,表達了相同的信念:我們一定竭盡全力,但是,只有天上的那位至高者,才是我們最終的信靠。這次疫情給中國人傳來的最重要的訊息是,走啟示之路!這意味著救贖的答案不在人的理性里,而在神及其恩典里。不懂得,不抓住這一訊息,疫情中一切寶貴的生命,一切卓絕的努力,一切昂貴的代價,都白白付出了。

  對中國,二十世紀已經是啟蒙的世紀,二十一世紀應該是啟示的世紀。啟蒙端賴理性,啟示信靠上帝。啟蒙用理性主義的眼光看中國。啟示用信仰上帝的眼光看中國。從啟蒙到啟示,中國人必須經歷的一個“存在的飛躍”(Leapin Being),否則將繼續掙扎在捆綁的、負軛的存在狀態之中。

  中國需要一次擺脫歐陸啟蒙接受啟示的大覺醒。真正的啟蒙只有一種,那就是啟示。真正的啟蒙是接受神的光照,接受神的啟示。世俗與信仰的選擇,啟蒙與啟示的選擇,決定了自由與專制的選擇。期盼中國人逾越啟蒙的高墻,進入雅威的啟示!

  希望從今年的春節與逾越節開始,從這次空前的疫情開始,中國進入啟示元年。

  未來,請記住今年!

個人簡介
1993年北京大學政治學博士。曾為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研究員,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訪問學者,F為文化部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