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一批守信紅名單及優秀青年投資人通報|金匯獎

林寧 原創 | 2020-05-07 17:0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金匯獎 

  2020年4月29日下午,由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風險投資專業委員會、中國母基金聯盟主辦,母基金研究中心協辦的“2019中國母基金全景報告發布暨第一批守信紅名單公示及優秀青年投資人通報表揚會”以線上直播的方式方式圓滿落幕。大會公布了2020優秀青年投資人通報表揚名單以及第一批中國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人守信紅名單。

  以下為中國風投委秘書長林寧大會致辭全文

  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

  尊敬的各位同仁,各位朋友,大家好:過幾天就是五一勞動節和五四青年節了,歡迎大家遠隔千山萬水,共同相聚在今天的遠程視頻會議空間。首先,讓我們在迎接五一勞動節和五四青年節的到來之際,一起為所有在抗“疫”斗爭中不幸犧牲的烈士和因"疫"病逝的同胞們深切哀悼。同時,請允許我代表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風險投資專業委員會和中國母基金聯盟,向疫情中奮不顧身堅守在復工崗位上的投資界所有勞動者和青年投資人表示誠摯的慰問和節日祝賀。大家知道,五一勞動節和五四青年節都是象征著人民對國家命運的責任和擔當,所以每逢此節,黨和國家都會對各行各業有突出貢獻的勞動者進行榮譽表彰。

  今年的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受到了巨大威脅,在黨和國家的領導下,全國人民堅定信心、團結應對,協同參與了人類抗擊重大傳染性疾病的浴血奮戰,涌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動人事跡,為此,我們響應黨和國家號召,在紅五月的“兩節”吉慶期間,結合《2019中國母基金全景報告》的發布活動,隆重公示第一批投資機構守信紅名單,同時對業內一批卓有成績的優秀青年投資人通報表揚,以茲鼓勵。

  下面,我就今年下半年的投資形勢談幾點個人看法。

  一、美國不是我們的朋友

  如今討論中國下半年的投資策略,已經不得不扯上美國了。我們一定要搞清楚,美國并不是我們的朋友,而是與我們對立的國家。

  1、軍事方面

  在軍事上,美國在中國周邊開始部署陸基彈道導彈,在南海不斷挑起新的沖突,是在對中國進行熱戰準備。由于澳大利亞、韓國、日本、印度、越南都是美國的附庸,他們在美國的唆使下,加強對中國的戰略圍堵是必然趨勢。

  2、貿易方面

  在貿易上,中美貿易摩擦具有長期性和日益嚴峻性。這種嚴峻不僅僅在外交談判桌上,還有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科技、網絡、意識形態等領域的全方位對抗,中國不亮劍舉世強悍的軍隊,就不會有真正的尊嚴與和平。

  3、科技方面

  在科技上,美國無視中國,單方面對中國的科技企業和研究機構封鎖禁運,還以國家緊急狀態制裁華為,赤裸裸地剝奪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權。

  4、金融方面

  在金融上,美國為首的金融勢力實際上已經大舉登陸中國了,中國是全世界極少數敞開金融大門的國家之一,盡管如此,美國還在變本加厲的要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中美金融戰實際上已經打響,一旦金融主權失手,中國將處于危機狀態。

  5、撕去面紗,居心險惡

  美國現在開始清理社會上一大堆依靠福利生活的外國人,像黑人、黃種人等有色人種都在美國上層的清理名單中。美國是以3%的人控制著97%的人,剩下 20%的人給3%的人打工,還有30%的人有購買能力,其余50%是既不上稅, 也不產生勞動力的外國人。由于美國工業越來越智能化,生產制造已經不需要養著那么多勞動力了,美國打算借著這次疫情干脆把這50%切掉,策略是拿著病毒來源做文章,將切掉這些人的仇恨轉嫁到中國人身上,將來一旦中美開戰, 這也是扣在中國頭上的借口。

  現在,美國不擇手段地威脅和利誘世界一些國家作為一致行動人,把新冠病毒和來自中國的救援物資質量抹黑后嫁禍中國,居心十分險惡。

  他們一則將疫情原罪指向中國,故意制造針對中國的全球索賠危機,預謀疫后煽動各國以海量賠款瓜分中國逼我破產;

  二則秘密放出生化武器,利用疫情和蝗災阻斷中國一帶一路的商道和糧道,牽制中國無暇援手伊朗、委內瑞拉的大國博弈。如果伊朗一旦被美國控制, 中俄伊戰略鏈條將被打斷,會對中國產生災難性后果;如果委內瑞拉陷落,中國將失去拉丁美洲。

  我們看到,當國人還沉湎在顧左右而言他的時候,沒有硝煙的戰爭已經到來。美國已經不再是偷偷摸摸地對付中國,而是撕去所有面紗,使用一切手段遏制、圍剿、搞亂、打擊中國,還在中國周邊形成了戰略圍剿包圍圈,伺機對中國實施絞殺。

  二、要將經濟思維轉向戰時思維

  1、中國產業鏈修復

  新冠疫情以來,許多被投企業的產品賣不出,原材料跟不上,復工也無法正常生產,是因為疫情打斷了全球產業鏈,也包括中國的產業鏈。雖然中國正在首先走出疫情陰影,但中國的產業鏈覆蓋很寬,修復起來任重道遠,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

  在全球經濟頹勢的疫情期間,我們要快速優先恢復的產業鏈有三條,一是民生產業鏈,包括糧食生產和食品安全等等;二是醫療健康產業鏈,與廣大人民的生命安全息息相關;三是科技產業鏈,特別是與關鍵性戰略資源配套的重點生產能力要恢復。后疫情時代的經濟方針是,首先恢復生產型科技而不是突破型科技,只要這三個產業鏈不倒,其他都可以壯士斷臂,讓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自生自滅轉結構。

  2、投資民生消費類商品

  疫情期間,大量的人宅家工作和生活,短期最容易掙錢的項目是民生消費類商品,因為中國的疫情還沒過去。

  全世界疫情爆發后,經濟上首先崩潰的可能是歐洲。歐洲經濟與中國經濟有很大不同,中國人的投資偏好是消費品,歐洲人的投資偏好是奢飾品。如今,疫情帶來歐洲經濟的萎縮,國際旅游業停頓,人們的生存面臨挑戰,大量奢飾品需求會迅速轉移到民生消費類商品上,其它商品需求瞬間就會快速降下來,歐洲經濟面臨著斷崖式崩盤,并且持續時間會很久。因此,現在投資民生消費類商品一定是絕好的機會,無論是出口填補歐洲市場的空間,還是滿足本土市場的內需,新增需求都會爆棚。

  3、阻擊美國的軟肋

  美國的經濟增長主要靠三個,一是科技,二是軍火,三是糧食,其中糧食是軟肋。因此,美國放出疫情的同時,也放出了一大批蝗蟲,想叫世界的糧食發生饑荒,讓美國可以趁機傾銷轉基因糧食。對于此,我國早已做好準備。中國的儲備糧現在足夠至少五年餓不死。在這個基礎上,我們還要大力收購中亞國家的糧食,并將余糧出口到糧食產出不足的國家,聯合他們一起抵制美國的糧食,把美國擬在全世界暴利收割糧食的路徑卡死,逼他們把各國需要的科技公司產品價格降下來出口,取長補短做生意。

  4、你投你的,我投我的

  2020年開年以來,外資加速布局中國資本市場。富時羅素提升A股納入因子;摩根大通將中國國債納入其指數;高盛、摩根士丹利將在合資證券公司的持股比例增至51%;境外機構一季度凈增持中國債券近600億元。從2020年 4月1日起,中國的金融市場全面開放,期貨、證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紛紛取消。國外的券商、保險、期貨公司,以及信用評級機構,都可以來中國自由開辦全資公司了。如果他們想要收購中國的同類金融機構,也沒有持股比例的限制。4月14日,銀保監會取消了外資金融機構入股信托公司 10億美元總資產的門檻要求。截至目前,整個金融業對外資準入的限制已經全面取消。

  美國金融勢力在中國經濟觸底的形勢下大舉布局,真正目的是剪羊毛。在一二級市場同時布局+并購的投資策略指導下,他們必然盯上中國產業鏈的核心企業。但是,中國的產業那么多,外資不會全投資,無非想投對他們有用的部分,在中國孵化商業利益。

  然而,中國境內的人民幣基金和實體企業,在歷經苦苦兩年多錢荒的募資難和融資難困境下,應該如何面對外強我弱的投資競爭呢?我們以為,最重要的是先理順公司現金流,同時調整投資策略,可以先投些民生消費類商品,保障資產不貶值,等到經濟基本正常運轉時,再跟著美國金融勢力的投資布局去布局。他們干什么,我們就干什么,他們在上游投資,我們就在下游布局,你投你的,我投我的,允許別人去吃肉,但我們跟著要喝湯。

  這種經濟上的游擊戰,和農村包圍城市的打法異曲同工。美國金融勢力投資的核心企業壯大了,一定會拉動上下游企業的發展,還會間接帶動并養活其他的行業。比如美國金融勢力投芯片,我們就配套做硅棒,跟隨著芯片賺到錢,再去競爭主行業。跟隨戰略的實施,需要政府的支持和政策法規來保護,政府可以通過調控產業鏈上下游的稅收政策,以豐補欠扶持弱勢的本土下游企業去發展,有效鉗制美國金融勢力的“收割”。

  三、做生意可以,剪羊毛不行

  剪羊毛是指美國金融勢力向某國先投入大量“熱錢”,炒高股市和房地產泡沫后,再抽走熱錢引發股市房市暴跌。然后以極低價格收購該國核心資產,控制該國經濟,達到間接控制該國政府的目的。其本質是用投機的手段強取豪奪。中國是以黨和政府為主體的國家體制,與商人體制下的國家不同。中國對外開放的是市場,而不是讓別人來控制國家。美國金融勢力可以在中國做生意,但是剪羊毛不行。中國的經濟開放了,法律沒開放。法律是中國的內政,誰在制訂國家的規則,誰才具有話語權。

  因此,我們向國家提議:

  1、中美之間的競爭是全方位的,但核心還是爭奪前沿科技領域的高素質人才,政府要通過各種政策法規保護這些人才不流失。

  2、剪羊毛總要以回流資金或回流資源的方式操作。國家要警惕并限制大量資金的移動,同時還要警惕并限制關聯方在分步轉移資本。

  3、對于高科技公司、基礎性產業、關鍵行業的核心企業,國家隊投資要有擔當,絕不能讓所有美國跨國公司并購中國的高科技公司。

  4、金融市場開放后,當下的投資還應實打實的用紙幣。因為網絡現在不安全,客戶看到的實時到賬數字背后也許沒有錢,遇到數字欺詐往往反應不過來。

  5、我們的數字貨幣流通后,等于給了美國一個有效打擊中國銀行的方式。要防范別有用心的金融黑客攻擊我們的數字貨幣,哪怕是百密一疏,也會把國家的經濟秩序搞亂后,讓企業也亂套。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在2020年資本寒冬與新冠疫情的雙重打擊下,募資難使大部分投資機構深陷困境。

  我們注意到,因為國際上的很多LP實際看好中國的高科技項目前景等原因,一些美元基金現在很容易獲得境外投資者的青睞。但是,與之鮮明的對照, 中國境內的人民幣基金確萬難獲得國內外LP的支持,致使許多基金不得不壓縮團隊,把精力轉移到投后去;也有的基金事實上已經停止投資,準備重新培養新的團隊,重新搭建投資體系。

  眾所周知,在當下的國內股權投資市場上,一方面有美國金融勢力虎狼扒窗,精兵強將,彈藥充足;另方面是中國的基金疲憊不堪,已近僵尸,無人問津,不知問題出在哪兒?

  事實上,境外LP厚此薄彼不難理解,因為美國對中國撕破臉皮,美元LP出于立場,不能或不愿投資人民幣基金。然而中國央企國企的那么多母基金呢?為什么也不去投中國的市場化人民幣基金?有人說募資難是因為GP和LP之間的供需出了問題。其實,問題的本質是信用。

  我們深深意識到,越是在國家處于困難的情況下,越是在美國要處心積慮圍剿中國的時候,我們的投資行業越要把信用放在第一位。包括商業的信用、金融的信用、政府的信用、所有的信用,都要放在第一位。信用是一種約束力,也是讓大眾對投資機構放心,對本土投資人放心的一種公信力。所以,我們在本次大會活動中,特別將中國投資機構第一批守信紅名單暨優秀青年投資人通報表揚公示于眾,自覺求得社會的監督。

  我們知道,基金是信用的載體,要有足夠的信用才能募到資。美元基金和人民幣基金相比,人民幣基金的信用遠不如人,所以別人不敢把資金交過來。當下要解決這個困難,可以探索的方式之一,是呼吁央企國企的母基金與中國的市場化基金部分重組成新的人民幣基金,幫助市場化基金對接國家信用,抱團取暖。對于人民幣LP而言,可以通過重組退出實現現金回報;對于參與資金重組的央企國企母基金而言,從盲目在市場上海選基金變成了投資確定資產的基金,降低了投資風險。對于新的人民幣基金而言,集國家信用和市場化團隊運作經驗于一身后,可以重振人才用武之地,避免大量人才流失到美國的金融勢力門下,一舉三贏,攜手布局中國的疫后資本市場。

  最后,我衷心預祝本次視頻會議圓滿成功,也預祝各位家人雙節快樂。

  謝謝大家!

個人簡介
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常務秘書長、中國母基金聯盟秘書長
每日關注 更多
林寧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