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體系力量太強,對社會組織信任不夠

薛瀾 原創 | 2020-05-13 18:20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社會組織 行政體系 

  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社會組織迅速響應參與救援和防控,拓展了疫情阻擊戰的強度與廣度。對此,清華大學蘇世民學院院長薛瀾近日在接受《財經》雜志專訪時表示,“在消除風險方面,社會力量不能忽視。”

  但是,在參與疫情救援與防控中,很多社會組織卻感到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感覺有勁使不上。這與此次風險的特殊性有關,這是一次公共衛生事件,而業務涉及該領域的社會組織寥若晨星。

  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應急狀態下慈善需要政府統一指揮調度”的要求,讓很多社會組織感受到了“不安全”,尤其是27億元善款上繳市財政的做法更是讓很多社會組織慨嘆成為了政府的“錢袋子”。

  這讓社會組織情何以堪?

  《財經》這篇專訪的標題是《這是一堂風險啟蒙課》,薛瀾院長表示,中國社會現在處于一個轉型時期,面臨著各種各樣的自然和社會風險。他主張,為了消除風險,應該發揮政府、社會、和市場的積極性。既要提高全社會的認識程度,也應該在國家層面、地方層面建立風險評估制度,同時還應該發揮市場在化解風險方面的積極作用。

  在薛瀾院長看來,這堂風險社會啟蒙課以后,要完善國家風險治理體系,“如何從制度上進行改革,激勵地方政府從被動的應急管理轉變到主動的風險治理,是一個要深入研究的重大課題。”

  要進行制度改革,主動進行風險治理,完善國家風險治理體系,就一定要把社會組織納入進來,一定要重視社會組織的作用。事實上,正如薛瀾院長所說:“從這次疫情應對也看得出來,社會力量的參與至關重要。”

  薛瀾院長建議,今天中國的基層社會已經有很強的自主意識了,引導這種力量在突發事件應對方面更好地發揮作用,需要盡快提到日程上。但讓人難過的是,“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社會組織參與應急行動的積極性空前高漲,但之后制度性的引導和支持不夠,所以現在進展不大。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提出要“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薛瀾院長認為,“這段話非常好,也非常重要,應當成為社會組織參與應急管理的指導。”

  但是,這真的能“成為社會組織參與應急管理的指導”嗎?很多人并不看好。其實就在前幾天,徐本亮老師還在說:

  黨中央、國務院和政府有關部門關于發展社會組織的一些決策和文件精神并沒有很好的落實。比如關于四類社會組織直接登記的問題,現在基本處于停止狀態。有的地方成立社會組織成立也遇到了一些人為的障礙,甚至有的具備條件的也不給注冊。有人感嘆“現在成立社會組織比登天還難”。

  ——《專訪公益專家徐本亮:不要對社會組織不放心》

  而且,一些地方政府還是停留在傳統的“管理”思維上,對“治理”卻表現的不屑一顧。疫情之下,出現那么多的次生災害事件,不能不說與此有關,如果讓扎根基層、無處不在的社會組織能盡其所能,給群眾帶來的身份和心理傷害估計要小很多。用《財經》記者的話說就是:“中國社會已經發展到了今天,總是用一些比較傳統的模式來解決問題,成本太高了。”

  對此,薛瀾表示:“如果說,市場經濟就是通過市場,把每個人內在的激勵機制和整個全社會利益最大化有機連接起來,那么,社會公益的‘市場’同樣可以發揮類似作用,把社會力量動員起來。人人都有自利的一面,也有利他的一面。自利的一面可以通過市場機制這個‘看不見的手’來解決,利他的一面可以通過社會公益市場來釋放。把個體向善的力量通過社會公益組織和公益服務‘市場’整合起來,同樣會形成良好的社會秩序,為風險治理提供重要的補充。”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行政體系力量太強,對社會組織信任不夠,所以很多社會組織最后都被行政體系實際吸納,其原生的活力就沒有了。”薛瀾院長最后說。

個人簡介
1991-1996年任教于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1996年至今任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 /21世紀發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常務副院長。主要研究方向為公共政策與管理、科技政策與管理、創新政策及管理等。
每日關注 更多
薛瀾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